新闻分类

产品分类

联系我们


全国免费客服热线:400-188-5335

官方网站:www.grasen.net 
微信公众号:广森画室
校区选择 >>


书法考级——公开的圈套

您的当前位置: 首 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

书法考级——公开的圈套

发布日期:2017-07-31 作者:广森美术教育 点击:

书法考级进入我们的生活,有人欢喜有人忧。一些有想成为书法家志向的人,觉得书法考级可以确定书法家的身份,好比职称评定,有了一级、二级、三级的评审结果,自己就是当之无愧的书法家啦!其实,书法考级与职称评定不在一个水平线上。相比较而言,职称评定有严格的专业成绩要求,有专家组成的评委队伍,有规律可循,有法可依,基本上靠谱。而书法考级总给人来路不明的感觉。哪些人需要考级?什么机构有资格负责考级?考级和被考级的人有什么样的关系?考级的权威性如何?标准怎么制定?一级书法家和二级书法家的本质区别在哪里?

  书法考级无非是利用社会团体和专业院校的资源,对书法爱好者的书法水平进行鉴定,分出三六九等。且慢,鉴定分出三六九等不是简单的事情,有其繁复的手续,其中还有缴纳评级费的环节。也就是说,书法评级有清晰的商业逻辑。



书法考级——公开的圈套

□李春雨

  近来,书法考级已经成为书坛的热议话题。其实,所谓书法考级,只不过是一个公开圈钱的圈套而已。所以,无须议论,只需揭穿。


  理由之一:我们说,书法作品理应以先贤约定俗成的字法、笔法、墨法、章法为书写原则,否则就失去了应有的书法元素而成为“江湖杂耍”。但是,书法作品更需在掌控书写原则的基础上体现书写者在书写过程中的情感变化以及书写者的文化灵魂。因此,书法创作不是“照葫芦画瓢”,而是一种“看似不经意,却是真性情”的以精神主体为支撑的艺术活动。它与创作时的社会文化背景和书写者的精神及心理均有着极为密切的关联,甚至此时之态绝非彼时之状。如此,书写中所呈现出的书法法度也自然不是一成不变的“八股”。所以,书法作品水平的高低用一把考级的技术“尺子”加以度量,实可谓荒唐至极。何故?你懂的。

  理由之二:书法考级的“尺子”不仅是一把技术的尺子,而且也是一把无法准确度量的尺子。因为这把尺子表面是实的,实际是虚的,是完全藏匿在评定者心里的一把随意伸缩的尺子。比如在某书法考级单位的公告中,对书法十级的界定是“具有较高的创作能力,笔法有变,结构生动,章法美观,落款用印和谐……”何为较高的创作能力?如何确认笔法有变?把字写成什么样才为结构生动?章法美观的标准是啥?落款如何用印方为和谐?如此等等,皆没有明确的标准,纯靠主观判断。对于艺术,你非得用技术去衡量,这本身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至此,真相大白。那么,想考几级,剩下的事情你懂的。

  理由之三:纵观书法考级组织单位,皆为各级书协。此可谓“明知故犯”的最佳佐证。按照正常思维,既然考级的组织活动是由各级书协主办,那么各级书协的领导应该是活动的知情者、推动者,甚或是活动的直接领导者,至少也是默认者。作为这种极具专业性组织中的领导,难道不知书法为何物?那些热衷于书法考级的具体操作者,难道都是不懂书法的外行人?更不知“书之妙道,神彩为上,形质次之,兼之者方可绍于古人”的道理?答案应该十分清楚,他们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为何?你懂的。

  理由之四:书法考级无权认定书法家。我们试问,中国书法家协会的各级会员哪一位是通过书法考级认定的?那些书法考级的组织者、评定者,如果是书法家,他们是通过书法考级认定的吗?答案当然也是否定的。所以,诸如书法三级、书法七级、书法十级的证书,只不过是一张用金钱换来的废纸罢了。其实,这种现象的出现也恰恰是书法考级的组织者们看好了家长望子成龙的心理,瞄准了急于出名赚取利益者的内心活动。由此可见,这原本就是一件蒙人的事。至此,这里的奥妙你该懂。

  应该说,书法这一具有传统文化内涵的艺术,如今已经愈加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书法热”已经成为全社会的一种文化现象。然而,面对如此盛况,我们却无法开怀。因为书法一旦失去方向甚或被引向歧途,那便是中国书法艺术悲剧的正式上演。这绝非耸人听闻。比如,前些年在“回归‘二王’”的旗帜下,“国展”上的书法作品呈现出清一色的“二王”面容,如果将落款上书家的名字隐去,几乎无人知道是谁的作品。此等余毒至今未消,千人一面、万人一体仍然在大行其道。甚至在书法圈里大有不写“二王”就不是正宗书法家的判定。对此笔者曾大声疾呼:中国有一个王羲之是“书圣”,有一千个王羲之就是“书奴”。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更加具有破坏力甚至可以导致书法走向末路的书法考级,如同洪水猛兽一样从上至下汹涌而来。如果不及时加以制止,我们的书法艺术之花也许就会在无限拔高技术在书法艺术中的分量的过程中凋零。或者说,我们的书法之花就会被书法考级背后的铜臭熏得失去它本来的艺术芬芳。这实在是令人毛骨悚然。

  然而,更可怕的是书法考级之弊具有一种污染社会的能量。这种打着提高书法艺术水准而明目张胆敛财的行为完全与当今社会背道而驰,实在可以休矣。


“书法考级”众生相

□朱东旭

  将中国毛笔书写汉字的形式和内容纳入书法考级范围,人为地将书法技艺分成初、中、高三个等级,有关部门早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就已经开始做了。书法考级是否受其他文学艺术类等级制划分的影响不得而知,像专业作家就有一、二、三级之分(简直荒唐可笑)。而影响最广、范围最大的,莫过于声乐、舞蹈等门类艺术的分级。与其说这是艺术本位的迷失,不如说这是受旧时官场“九品中正制”的影响,是“官本位”思想在书法界的又一体现。

  世间万物必有其滋生的土壤和繁荣、壮大的规律。书法考级渗透我们的生活,有人欢喜,有人忧愁,也属合理现象。就目前社会而言,在做什么事都要以“证”说话的背景框架下,青少年学书多年自然想通过书法考级获一本证书,以便今后在读大学、寻找工作中多一些竞争力。众多的习书者一旦获得一纸“高级”证书,似乎当之无愧地确立了书法家地位,凭此身份即可四处招摇,既满足了虚荣心,又可借此谋利,何乐而不为?

  黑格尔有句“存在就是合理的”的哲言,从这看书法考级就不值得大惊小怪了。问题在于,现实生活中很多存在的东西并非合情、合理、合法。比如某些书法人为标新立意、哗众取宠,以书法之名搞怪异多样的行为艺术。倒身嘴书、扫帚天书、裸体书、女子悬发书等等众生丑相,不仅亵渎了中国文字,也极大地损伤和违背了书法艺术的纯洁和美感,实在令人恶心。


  就书法考级而言,我和许多有志于书道的同仁并不赞同。

理由一:任何艺术都有高下、低劣和美、丑之分,而这与一个人的文化修养、审美欣赏水平有关,与人为划定的艺术级别无关。

理由二:书法考级不利于习书者对书法艺术的刻苦钻研和对书法的认知,等于变相鼓励投机取巧者、急功进利者、爱慕虚荣者。这些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地“挖掘”考级要点,针对性地死记死练,与书法最终的修养心性、追寻文字书写美的宗旨相去甚远。

理由三:不排除某些人利用社会团体和专业院校的资源对书法爱好者实行书法考级,通过收取评级费等环节敛财。如今,由某部门主办的中国书画等级考试书法考试和另一部门主办的社会书法水平考级两个机构派生出的各省市书法机构趁机暗渡陈仓,相应成立不同级别的考试机构,对当地书法爱好者以考级之名,邀请身居高位的书家和掌有话语权的机构、专家前来坐镇,借钟馗打鬼,从中获利。

理由四:就书法考级内容所设定的标准而言,莫说与医学、外语、科技等领域职称评定有着天壤之别,便是与其他艺术像钢琴、古筝、声乐以及围棋等类别考级也不能相提并论。这类考级均有严格的专业要求,有专家组成的评委队伍,有规律可循、有法可依,基本上靠谱。而书法考级内容和书写形式肤浅平庸,标准唯有圈内几人随性掌握,毫无新意,又有多少合理成分?它的权威性何在?考级和被考级的人有什么样的关系?这些都值得商榷。

  书法艺术说它简单,简单到只要认识一个汉字就可以试一试毛笔字,许多十来岁在校学生练上三五年,就能书一手漂亮的书法;说复杂,复杂到与传统文化、与汉字书写技能的表达形式必须浑然一体,且各种书体皆必须有不同的表现手法和艺术风格。各个朝代对文化学者的评定存在不同的标准。今天你的作品被世人接受、看好,能卖天价,明天也有可能一文不值;过去不曾为人看好的书家和作品,在“地狱”沉寂多年,突然某一日又被世人捧上“天堂”。艺无止境,怎能单凭几次考级,会两三种书体皮毛,“照葫芦画瓢”书写数百字的书法习作,就被考级圈内人认定为一级或二级“中国书法家”?其名能否担当其实?


  这无疑淡漠和曲解了书法艺术的深广度,是不够负责的表现,对有真才实学的书家也是不公平和不尊重的,只会误导有志习书的青少年和广大书法爱好者。


  毋庸置疑,书法考级或多或少有其积极性的一面,我不想多说。因为书法艺术具有的无穷魅力,面对大众狂欢、人人争当书法家的洪流,书法考级肯定会继续升温。只有等到社会真正由重人证件转变到重人才能,习书者对中国传统文化和汉文字的认知度达到一定程度、书法鉴赏和书写能力达到一定水平,书法艺术品市场更加趋向理性的时候,书法考级才会寿终正寝,其证书沦为一张白纸。而那些在考级中“脱颖而出”的“书家”最后只会沦落为“输家”。


本文网址:http://www.grasen.net/news/416.html

相关标签:深圳学美术

最近浏览: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1611号

在线客服
分享 一键分享
欢迎给我们留言
请在此输入留言内容,我们会尽快与您联系。
姓名
联系人
电话
座机/手机号码